游江

文字只为创作,请时刻保持清醒的自我。

【狗崽/荒狐】遇狐。

序。

那只狐狸站在正树下,折扇半开轻巧的抵住下颔,欲盖弥彰的遮掩了勾起的唇角,却挡不掉自眼尾蔓延出来的笑意,他略微抬头细长的眸紧盯着树梢,像是看待爱人一般的温柔眼神。

妖狐一族,从不错过任何美景,他们一生都在追求自己心目中的极致美丽,如果美丽的事物只能诞生一秒,那就让小生将这一秒无限延长。

带着清甜气息的风吹过,温柔的卷起因为展开追求离开长久栖息之处的娇嫩花瓣,像是上天垂怜美色,它从妖狐眼尾划过,为他染上春天的颜色,妖而不艳,是内敛又放荡的红。

让那阵风鲜活的始作俑者坐在不远处,一个能隐蔽身形也不妨碍他观察的地方。白玉般精致修长的手里紧握着一柄做工精巧的纸扇,也有无知者曾传言,那是那位大人力量的源泉。此时这位强大到接近神明的大人,正注视着树下的狐狸。

像是有些痒,妖狐耸了耸鼻子,头顶的狐耳也跟着他的东西交叉摇晃了一下。先前暧昧诱惑的气氛一扫而空,剩下的只有形似孩童的纯真,这两种迥异的气质完美的糅合混杂在妖狐身上,不显违和且极具美感,让他脱离了低级的媚俗,上升到更高级的神秘。

“小生是来跟大人辞行的。”

悦耳声音骤然响起,如清泉碰石,剔透人心,不过还是打破了这副如梦似幻的画卷。打破此情此景的却是身在画中的主角,不忍心让人去呵斥责备他。

妖狐等了等,出乎意料的没有得到回应,垂在身后的尾巴有些不安有带着些许讨好的晃了晃。

空气仿佛凝固一般,就在妖狐脸上的浅淡笑意都快要挂不住时,天似乎突然暗沉了下来,像是暴风雨降临的前骤,惊起了栖息的鸟。

妖狐的发丝被迎面而来的风刮的凌乱,等到风弱下来眼前再能视物时,空气里还滞留着刚刚脱落的黑色羽毛。

妖狐抬手接住其中之一,那羽毛光亮顺滑,拿在手里触感极佳。

低沉如大提琴般嗓音在妖狐耳边响起,像是从上方传来,又似从身后,从四面八方。

“汝,为何要走?”

“为了寻找命定之人。”

“即刻便要启程?”

“并没有这么急,到是可以再为大人舞上一曲。”

“先欠着,来日再舞。”

转眼,只留给妖狐一截白色衣角。

好了,两对拉郎配,注意tag,自行避雷。
荒狐双箭头HE,狗崽单箭头。
能不能完结不好说,谨慎入坑。
荒估计下章才会出现。。

评论(13)
热度(47)

© 游江 | Powered by LOFTER